• <tr id='j6dtNL'><strong id='j6dtNL'></strong><small id='j6dtNL'></small><button id='j6dtNL'></button><li id='j6dtNL'><noscript id='j6dtNL'><big id='j6dtNL'></big><dt id='j6dtNL'></dt></noscript></li></tr><ol id='j6dtNL'><option id='j6dtNL'><table id='j6dtNL'><blockquote id='j6dtNL'><tbody id='j6dtN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6dtNL'></u><kbd id='j6dtNL'><kbd id='j6dtNL'></kbd></kbd>

    <code id='j6dtNL'><strong id='j6dtNL'></strong></code>

    <fieldset id='j6dtNL'></fieldset>
          <span id='j6dtNL'></span>

              <ins id='j6dtNL'></ins>
              <acronym id='j6dtNL'><em id='j6dtNL'></em><td id='j6dtNL'><div id='j6dtNL'></div></td></acronym><address id='j6dtNL'><big id='j6dtNL'><big id='j6dtNL'></big><legend id='j6dtNL'></legend></big></address>

              <i id='j6dtNL'><div id='j6dtNL'><ins id='j6dtNL'></ins></div></i>
              <i id='j6dtNL'></i>
            1. <dl id='j6dtNL'></dl>
              1. <blockquote id='j6dtNL'><q id='j6dtNL'><noscript id='j6dtNL'></noscript><dt id='j6dtN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6dtNL'><i id='j6dtNL'></i>
                您的位置:易购彩票统一战线 > 统战人物周刊 > 正文

                “树梢的那几个李子最大最红最漂亮,请帮我摘下来。”眼下,正是李子成熟季,在泸州市纳溪区打古镇的兴莲村李子基地,来自泸州市区的游客朱燕一家和几个朋友正在一棵高大而古老的李子树前体验采摘。与其它地方李子林不同,这片李子林全是“老”李子树,树干高大,枝丫众多,采摘得由“专业人士”搭上楼梯登高才能采到果子。

                “这一片有400多棵李子树,大的树龄有上百年,小的也有五六十年树龄。全是朱砂李老品种,果子大,味道好,大家都喜欢吃。”李子基地管理人员徐官清说。顺着老徐手指方向看去,一棵棵水桶般粗的李子树或直立,或歪斜着树干,不规则地生长在田边土角、房前屋后、岩边石缝,裂痕斑斑的树干和树枝充斥着沧桑感和年代感。不管以什么姿势生长,每棵李子树都硕果累累,紫红紫红的果实惹人喜爱。古老李子树能有今天的新气象,得益该村乡贤庞国洲的“李子情结”。

                特别想念家乡李子的味道

                今年58岁的庞国洲,是土生土长的兴莲村人,老家就在这片李子林中心区。18岁就跟随同乡到浙江务工,先后做过普工、企业管理人员,后来经营渔具,创办了浙江渔具有限公司,获得了很好的经营业绩。

                “不管走多远,老家总是魂牵梦绕,特别是老家的朱砂李,一想起来就垂涎。”庞国洲回忆说。“那时候,我们生产队家家户户都有李子树,少则十根八根,多的有几十根,种的人多了,连片就成了李子林。每当李子成熟季节,不管干农活累了,还是放学饿了,随手就可以摘李子吃,既充饥又解馋,咬一口紫红紫红的朱砂李,酸甜酸甜的味道,那个爽真没法形容。”

                一棵棵李子树成了庞国洲儿时的美好回忆,据庞国洲讲,小时候,李子林成了相邻几个玩伴玩乐场地,攀爬李子树、藏在浓密的树丫中捉迷藏、在李子树下玩架,玩疯了,将半熟不熟的李子摘下来作为武器打“李子仗”,时不时惹来家长一阵胖揍。那时交通不便,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最近的场镇,村民很少把李子弄出去卖。朱砂李耐存储,把李子采下来放在屋里,十天半月都不会坏,放软了还更好吃。别看这些李子树,在粮食特别紧张时期,李子成熟季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不少村民还用李子充饥。

                这些年,外出打工的人增多,有的甚至举家外出,李子树没人管理,李子林逐渐走向“没落”,树下杂草丛生,树上枯枝纵横,每年稀稀落落结出一些果子,尽管味道特好,但村民没把它当回事。“这么好的条件,不当成产业来做,实在可惜。”庞国洲说。为了那份朱砂李的味道,那份乡愁,庞国洲决定回乡盘活李子林,打造李子产业,让古老的李子林重焕生机,让村民从中获得收益。

                让朱砂李成为富民产业

                兴莲村李子林地处半岩坡,海拔350米到500多米之间,坡度较大,属“斑鸠砂”土壤,光照充足,雨量适中,特别适合李子树生长。据庞国洲讲,一般李子树寿命只有20年,兴莲村李子林却有不少树龄达百年,这是李子树品种和气候原因。朱砂李材质坚硬,树型树冠比其它李子树高大,果子也大,成熟期晚,当地都称之为“李子之王”。

                为了修复老李子林,2018年初,庞国洲趁公司回迁纳溪之机,在村社干部的帮助下,与农户签订了李子树承包合同,将农户的李子树承包下来集中管理,收益分成。

                清理李子树下杂草、锯剪李子树的枯枝废枝、粉刷树脚防虫、穴施农家肥补充营养……整个冬管季节,庞国洲和技术人员都在李子林里忙碌。

                “经过打理的李子林变得干净漂亮,重要的是这两年李子结果比以前多了两倍以上,以前没用的李子树,又有了收益。”徐官清说。

                “管理老李子树取得很好的效果,但仅靠几百株李子树还不足以形成产业。”庞国洲说。为了保护好朱砂李这个品种,扩大规模,庞国洲将李子树窜根长出来李子苗一一挖出来培育、移植。据介绍,2018年底和2019年初,已在摞荒地、荒坡栽植朱砂李300多亩,年底将培育的李苗移栽下去,能达到500亩,全部投产后可采摘朱砂李120万斤以上。

                为了促进产业发展,庞国洲还筹资修通兴莲村至丹桂村连接大赤路的公路和便民桥,方便游客采摘和村民农特产品外运。李子基地采取“公司+基地+农户”合作模式,鼓励村民参与合作经营,增加收入。为有效利用李子林,庞国洲还在李子树下试种喜荫中药材,让朱砂李在中药材的环境中生长,进一步提升朱砂李品质,增加李子林的附加值。

                目前,兴莲村朱砂李基地已注册为家庭农场,并依托村内景区杪椤沟,筹备申报“杪椤朱砂李”品牌,将朱砂李打造成旅游果品。

                (赵康明 邓建刚)